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理发厅之秘】(第三节)作者:皮皮魯
【理发厅之秘】(第三节)作者:皮皮魯
字数:3072

                (三)

  我穿过港口,来到满是岩石的岩滩,这时四周已经完全笼罩在夕阳里了。
  在来到此处的一路上,我完全没有遇到任何人。

  毕竟这里原本就是渔村,而且到了这个季节,大家都会去远洋捕鱼,所以村里才会连半个人影也没有。

  就连守候出海捕鱼的丈夫回家的太太们,也几乎都在隔壁村的工厂里工作,所以就算说这里白天没有半个人在,也并不夸张。

  像这样从山丘上穿越村里的住宅区,走过港口,一直到岩滩的路上,我完全没有碰上任何一个人。

  这是早已习以为常的事,所以我并没有抱持任何疑问。

  当然了,我早就从电视及网络上得知都市是个怎样的地方,也曾去都市逛过。
  我去过的都市人都蛮多的,也充满活力。

  然而我却不曾想过要改变现况。

  在这个村子出生的年轻人,基本上都会去隔壁村的鱼板工厂工作。

  除此之外,就是成为渔夫。

  可惜我一上船就会晕船,所以将来必定得去工厂里工作。

  我并不讨厌那样,而且我也完全不觉得那样会没梦想、没出息。

  在这里,人们就是那样过活的。

  那是理所当然的事。

  直至今日,我一直都是那样认为的。

  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来到了婶婶下海捕鱼的岩滩附近,她是村子里目前唯一一名海女。

  她所处的岩滩边有一座供他们这种下海工作的工作者临时休息的小木屋。
  无论是春夏秋冬四季温度如何变换,下海捕鱼的工作结束以后,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掉湿漉漉的衣服烘干取暖。

  我看着随海风吹拂而波浪不断翻滚的海面,猜测婶婶下海捕鱼的工作应该还没有结束吧。

  我还是先去小木屋里把柴火先点起来,准备给下海归来的婶婶取暖使用好了,我是这样想的。

  当我走到小木屋的门口时却意外地听到了婶婶的声音,原来她已经回来了。
  当我正要开门进去的时候,耳边却又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江美子天快晚了,再不做决定的话,一平可是会饿肚子的哦。」

  这个声音我即使闭上眼睛也能分辨出是谁,是美利坚爷爷。

  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而且看样子爷爷正在和婶婶争论着什么,听语气也有些不寻常的样子。

  我抱着好奇心的态度,停下了打算开门进去的手,蹲在外面打算听听看他们到底是在说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屋子里都没有动静。

  他们怎么回事,怎么都不说话,正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

  耳边清晰地传来了一声畅快的呻吟。

  「噢!……噢!」

  这是爷爷的声音,是受伤了吗?还是怎么回事。

  我怀着强烈的好奇打算看个究竟,将原本就是虚掩着的木门小小地打开了一点。

  眼睛凑上去所看到的画面却让我的脑袋产生一片空白。

  上身赤裸露出丰满乳房的婶婶正跪在地板上,张着嘴正含着爷爷的肉棒。
  她的表情既有委屈、生气又带了几分羞涩,脸色潮红,不知道是眼前所做的羞耻之事的原因还是房间里柴火堆烧温度升高的缘故。

  「噢!……。江美子你的嘴巴越来越厉害了,好久没试过你的嘴巴了,明明次郎去远洋工作都快五年了,嘴巴竟然还这么会吸,平时都有偷偷练习吗?是和一平吗。」

  「嗯…。。。啾……。」

  婶婶抬头瞪着爷爷,红色的嘴唇大大张开,含着爷爷大肉棒的尖端。

  与黏膜同色的嘴唇沾着唾液挪动的模样,看起来非常下流。

  「你不要胡说,一平一直都是一个乖孩子,我是他的婶婶,一点其他关系都没有。」

  「是这样嘛,一平已经十八岁了吧,却连女人的身体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出去工作是会被人笑话的,你也不想看到吧,所以今天我有告诉他关于这个村子的秘密哦。」

  「秘密?……啊!你跟他说了那个,我就知道他老是和你在一起一定会学坏的,唔!……。」

  当婶婶还准备长篇大论地责怪爷爷『教坏』我的时候,爷爷用双手固定住了婶婶的头部,趁着她张开嘴的时候又把肉棒送了进去。

  「现在可不是上课教育的时候,先给我乖乖地含好我的肉棒再说,要不然今年的房租可要马上交出来了。」

  爷爷凶狠地威胁着,婶婶委屈地看了一眼他一眼,继续开始『噜啾噜啾』不停地舔舐爷爷的肉棒。

  之前听一些村子里的老人们说,其实美利坚爷爷是一个大地主,我们村的土地百分之五六十都是他所有的。

  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不过想想也是,爷爷好像并没有什么子女,从来也没见他工作过,却每个月都有很多钱给我去买A书和当零花钱。
  「其实你也不用生气,一平也到了该见识见识成熟女性身体的时候了,三崎的老板娘不就是最好的选择吗,他现在可能正在享受着洋子温柔的服务呐。」
  当听到爷爷提到我的名字和阿姨联系在一起时,婶婶的神情显得有些落寞。
  「好了,你这里也不能输给她哦,让我看看到底是你厉害还是她比较厉害,认真一点给我舔。」

  或许是受到了来自阿姨的刺激和爷爷言语中无形的挑拨,婶婶的眼睛里透露出一股不服输、要一决胜负的意思来,看向爷爷的表情也变得温柔起来。

  「哈啊……嗯、啾噜……唔、嗯嗯……。一平……」

  在摆动舌头的空档,婶婶呼唤了我的名字。

  让我的身体连同大肉棒用力跳了一下,看样子她是把爷爷幻想成了我。
  「哈哈,江美子你果然是对一平有着非同寻常的情感,年轻真好啊,一个美丽的婶婶还有一个温柔的老板娘,我现在真羡慕一平呀。」

  「嗯嗯……舒服吗……?」

  「舒、舒服……」

  或许是被婶婶服务得太舒服了,刚才还一脸强势的爷爷现在表情复杂,看起来既痛苦又快乐,连话都说不清楚。

  对此,婶婶全都看在眼里,眼睛里露出妩媚的笑意,好像在为这场和阿姨懂得『比赛』即将取得的胜利而感到高兴。

  从我这个角度看去,在婶婶的嘴里,爷爷的大肉棒看起来好像又变大了几分。
  「呵呵呵、真开心呢……」

  这时婶婶开始用湿黏的舌尖抚弄爷爷的龟头。

  她温柔爱抚龟头和龟头颈,爷爷要着咬着牙拼命地忍耐着。

  「怎么了?你好像在忍耐耶?瞧你那副拼命的表情……」

  「……因为江美子你的技术实在太好了,我都受不了了……。」

  「呵呵呵…。。我的嘴巴有那么舒服吗?」

  婶婶没有等爷爷回答,自顾自缩窄嘴巴,开始套弄爷爷的肉棒。

  「呼啊……嗯、啊啊……」

  而爷爷则是忍不住发出呻吟。

  最后爷爷忍不住压住了嘴巴,婶婶就呵呵笑了起来。

  「你怎么了?要是舒服的话,你可以继续发出声音哦?」

  「你这样说……我会忍不住啦。」

  「忍不住?是忍不住什么啊?说啊。」

  女人真是一个可怕又可爱的动物,刚才还在为爷爷的威逼而感到愤愤不平,现在却是主动开始挑逗爷爷和他的肉棒。

  婶婶忽然深深地将爷爷的大肉棒含入口中,一直不停地往她的喉咙深处进发,好像是要用肉棒刺穿她的整个喉部,如此保持不动,过了好几秒。

  「嗯…。。!」

  「嗯啊啊啊啊!?」

  或许是爷爷感到不妙了,立即抽腰往后退,可惜还是太迟了。

  爷爷朝着婶婶的脸喷洒大量的精液过去,量多的连我都吓了一跳,没想到爷爷还有这么多的弹药储存。

  「嗯啊……。嗯、爷爷你真是的……。上了年纪了精子还是这么浓啊。」
  婶婶带着无奈的表情笑了起来,接着,她用指尖舀起沾在脸上的白浊黏液,并且毫不犹豫地将手指含进嘴里。

  「嗯……又浓又好吃……。」

  她有如故意炫耀般吐出舌头,同时以下流的方式舔舐指尖。

  「江美子你真是太可爱了,今年的房租就免除了,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帮忙才行啊。」

  爷爷像对待宠物一样,笑着摸着跪在面前的婶婶的头发,而婶婶也对爷爷报以一个顺从的微笑。

  而门外的我,则紧紧握着那早已喷出许多精液在石头上的肉棒喘息不停。
  他们接下来的对话我没有再听下去,带着射精后的疲惫和说不出的情绪回到了婶婶的家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